今天是:

best365

江南讲堂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> 视点 >> 江南讲堂

忆江南,话文学———余光中先生文学对话会

发布日期:2016-04-30  来源:宣传部 大学生记者团整理  
编者按:4月21日下午,当代著名作家、学者余光中先生携夫人范我存女士走进北活音乐厅,与best365师生开展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文学对话。这是余光中先生自2010年被聘为best365客座教授后,第三次来到best365。88岁高龄,余光中先生仍风趣睿智,妙语连珠,还现场朗诵了经典之作《乡愁》和诗人苏轼的《念奴娇·赤壁怀古》,引发现场阵阵掌声。
主持人(以下简称主):余先生,您自称“半个江南人”,请问,江南在您的生命中有什么意义?
余光中(以下简称余):我自称“半个江南人”,是因为我出生在南京。江南,是我的母乡,也是我妻子的故乡,这个江南,就是指无锡、苏州这一带。
主:您的身份有很多,请问您怎么看待自己作为学者和作家这双重身份的?
余:我花了三分之一的时间来作为学者,三分之二的时间进行创作,所以很多人没有按照学者的要求要求我,也没有按作家的要求要求我。我觉着自己很幸运,这两方面都没有这么多的要求,成就却都很高。
主:要写好作品,您认为最重要的是什么?
余:要有丰富的人生经历,才能写作。因为成功人士往往在意他的转折点,失败者在意他的经历,作品是美化的过程。香港作家梁凤仪去讨教金庸,文学创作什么最重要,金庸写了两个字“情”和“缘”。勤勉是做准备,平时有积累,灵感才会来拜访你。
主:这几天您来的时候江南正下雨,您在《听听那冷雨》中写过,雨应该是女性最赋予感性的东西,请问您对江南春雨有什么感受?
余:现在春寒料峭,乍暖花开,听听那冷雨,就是江南这春雨,因为在春天的时候下雨,雨声往往是非常可听的。天气影响写作。
主:不论是诗歌还是散文,您的作品中都充满了音乐性,很多诗歌都非常适合朗诵,您对诗歌朗诵有没有什么建议?
余:音乐性怎么来?这和中国文字的一种特色有关系,就是平仄。外国人不会欣赏中国的文章,就是因为这个原因,这是西洋所没有的东西。中国这个平仄,平平仄仄平,是一种对仗,只有中文才有的。我把文章写完之后,意思没什么好改的,第一个就是改平仄,因为连着三句话结尾都是同一个声就很顺耳,我要改就是改平仄、改声调。诗歌朗诵要适可而止,不要太过分,比如《乡愁》,不要朗诵到凄厉的程度。
主:2012年9月30日余老师来best365的时候,晚上去机场接他回来,他就问了我一句,“桂花还开吗?”,我很诚实地跟他说,好像开过了,没有了。然后过了很久,就听见余先生在后面说:“为什么不等我呢?”后来我把他送到宾馆住下来。第二天早晨他非常兴奋地跟我说:“我看见桂花了!”后来我才了解到,在他舅舅家有棵很大的桂花树,在他的童年时代非常难忘。他对桂花的这种喜爱,其实也有一种对家乡、对江南的喜爱。后来余老师回宾馆写了《寻桂》、《不甘秋去》。他一直是活在诗中的人。《艺术人生》栏目采访他,问他是怎么走上文学创作道路的。他说就像一个人要咳嗽,自然要咳就要把它咳成了音乐;还像一个人要打喷嚏,自然要打的话就要把它喷成一片彩虹。余老师是一个创作不辍的人,一直在写,从未停过。
范我存(余光中之妻):对于余老师而言,生活中的任何一点题材都可以入诗,其实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对文字的喜爱,只要看见有字的地方,他都一定要去搞清楚上面写的什么。有一次我们去地中海经过西亚,大家都知道那个地方是回教国家,文字是阿拉伯文,他就会去了解牌子上的文字代表的意思。所有的文字在他看来都有一种吸引力,对他来说是一种诱惑,他要去搞清楚。其实,从对文字的态度就可以判断这个人有没有文化。
余:大陆给了我父亲和母亲,台湾给了我夫人和四个女儿。至于孙子孙女,已经把他们送到美利坚了。我还是“艺术上的多妻主义者”———大陆是母亲,台湾是妻子,香港是女友,欧洲是外遇,美国是弃妇。
主:余老师的这些比喻都特别精彩。有一个同学想问您怎么评价周梦蝶?
余:吸收外来的文化。他是一个诗生,他死的时候,好像有一个奇迹,在欢迎他去,而且那一天,天使都降临了,这是很大的共鸣。
主:诗人死的时候都这么浪漫,天使在等他。请问您对李敖这个人怎么看?
余:我的世界可以没有他,但他的世界里不能没有我。
主:余老师的回答体现了他的智慧。您对散文提出了一整套的建议,说要有密度、弹性和质料三要素,您认为创作者怎么样才能提炼自己的语言,做到这三者兼具?
余:这个理论是我在六十年代提出来的。写文章都是减掉散文的辫子,散文应该成长。现在,会写散文的人多的不得了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套,早已超越苏联的思想。
主:余老师提出的这个理论,我看到过,减掉散文的辫子。这是针对“五四”以来,散文缺少变化,缺少创新这样的问题提出来的。当时大家都在赞赏朱自清式的散文,但实际上,西方很少有散文,散文是我国特有的一种文体,正因为如此,散文才基本没有受到外来影响,保持着比较好的中国风味。但同时也有一个问题,创新不够。余老师学贯中西,针对这个问题,他提出散文也要创新,不要那么多汤汤水水,要把它挤出去,强调它的质料、密度和弹性。余老师的散文非常有张力,就像一根牛皮筋,一会儿松一会儿紧,一会儿是小夜曲,一会儿是进行曲,旋律是不断变化的。他是有意识地要在他的文体中充分体现中国字的那种音乐性,乐感是非常鲜明的。您对校园新闻采访写作,有什么指导意见?
余:这个需要自己揣摩。
主:您说过“科技催未来快来,文化求历史慢走”,请问如何在这样一个快速发展的时代里,处理好文化和科技的关系呢?
余:科学在前行。科技发展到哪里,年轻人就跟到哪里。科技代表现代性,引发我们思考,给我们启示。
主:1949年前后,中国传统文化在大陆和台湾有了分歧。有人曾说大陆有铁马秋风的豪迈,台湾则有一种邓丽君歌曲式的婉约。他说,传统文化在大陆似乎有点式微,那么对于大陆的大学生而言,怎么才能更好地去面对传统文化,去继承传统文化?
余:我认为传统文化,在传统的古文和流行的现代白话文之间,还有一个过渡,就是介小说,介小说的语言就是介于古文和白话文之间。
主:余老师是说,多读些传统古典的优秀小说,其实对文化会有很好的继承。还有一个问题其实跟文学不是很有关系,不知道您是否愿意回答。今年是您和夫人结婚60周年,我们很想听听您和范老师的爱情故事,除了写诗歌给自己的爱人,还有什么秘诀可以使爱情保持得这么长久?
余:不管是从男人的角度还是从女人的角度,两个人要有共同的爱好。我和范老师对文学、对音乐、对绘画都特别喜欢。这些共同的爱好,让我们在生活中有很多共同语言,让我们走得更长久。
(本文根据余光中在best365文学对话会上的发言整理)
阅读()

技术支持:信息化建设与管理中心

校内备案号:best365 JW170083

地址:江苏省无锡市蠡湖大道1800号

邮编:214122

联系电话:0510-85326517

服务邮箱:xck@jiangnan.edu.cn

www.kingbi.com.cn,www.ymunet.com,www.mpharma.com.cn,www.icarihome.com,www.rfgjh.com